首页 | 财经 | 资源 | 理财 | 考研 | 职场 | 论文 | 资格 | 股票学院 |

股票学院: 股票入门 - 股票知识 - 股票术语 - 炒股技巧 - 选股技巧 - 跟庄技巧 - 炒股经验 - 投资策略 - K线图 - 均线 - 分时图 - 成交量 - 波浪理论 - 基本面分析 - 心理分析 - 涨停研究 - 趋势线 - MACD - KDJ - 技术指标 - 板块概念股 - 财经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 金融类书籍下载 - 银行学院 - 保险学院 - 外汇学院 - 债券学院 - 股票学院 - 基金学院 - 港股学院 - 黄金学院

当前位置:九游论坛登录金融网 > 财经资讯 > 资本金融 > 文章正文

《秘密教学第11话仔细看我怎么做的》(土豪韩漫)(全集无删在线阅读)

时间:2021-11-10 11:00:56来源:未知作者:shuiyaoyao
    这个网站的漫画《秘密教学》挺好的,给了热爱漫画的青年开了良好的一扇门。任何人都可以到这个网站上看漫画,可以和其他人自由讨论,这一点很好。这篇韩漫是一部非常精彩刺激的韩国小污漫。爱生活,爱读书,这里是年轻人的社区,青春就是遇见无遮漫画~
    VIP人气漫画⇔韩国都市漫画《秘密教学》免费已上新[完整全集+永久免费+百度云+下拉式+蓝光画质]
 
    ①长按下方二维码图片识别或者保存二维码图片到相册
    ②用浏览器搜索框栏的相机扫一扫即可进入官网看漫!
 
1636539452606103.png
    以下内容与漫画无关!
    由于浴池泡着温和滋润的灵药灵液,热气氤氲,淡香迷人,苏遇寒泡着泡着就睡着了。
    他的身体刚一下滑,池底便随着他的动作幅度斜斜凸出一架温玉暖床。
    整个过程都极其自然顺缓,暖玉贴上肌肤的瞬间,苏遇寒在睡梦中舒服得哼唧了一声。
    陆离悄悄潜进浴室,并甩手设下一个灵阵。
    他蹲下身来打量着面前熟睡的苏遇寒,漆黑的桃光眼泛起淡淡的波澜。
    苏遇寒只一颗脑袋和一小截脖子露出水面,柔顺的墨色长发和青白色的圣洁小花铺展在整个池面,劲瘦修长的腰肢隐没在水汽缭绕的浴池里。
    陆离伸出自己那双稚嫩消瘦的手,用力地捏起了苏温度的下巴。
    看着这么干净美好,怎么实际那么阴险肮脏呢?
    陆离阴沉的目光扫在苏遇寒的脸上,半响,他的嘴角挑了挑,露出几颗白白的尖牙,脸上带着与他年纪不附的冷戾阴森。
    陆离先是作恶地拧了拧苏遇寒的脸颊,接而缓缓地把自己的额头抵上了苏遇寒的。
    他刚刚在门外感受到屋里有一股熟悉的波动,就像那天晚上的诡异波动一样。
    陆离直觉这会是眼前这老家伙的致命弱处。
    他将神识悄悄探入苏遇寒的识海,却被一股温和的力量包拢住以阻止深入。接着另一股霸道强悍的气息逼近,似是想要将它绞杀。
    陆离皱起眉头,收回自己的神识,自嘲道:“太弱了。”
    他设下的小灵阵向他发来微弱的警示,陆离心知是有人来了,隐掉自身气息藏了起来。
    此时,苏遇寒也皱着眉头、面色不适地翻了个身。
    “扑通”一声,苏遇寒面朝下从玉床上摔进了水里。
    一些模糊不清的画面刺入他的脑海,苏遇寒挣扎着在水里站起来,神色迷茫又痛苦。
    “师尊!您怎么了?”
    谢忱大步冲进来,一脸关切焦急地看着他。
    苏遇寒摇了播头,神情有些呆滞。
    他喃喃道:“我好像忘了什么……”
    “什么?”谢忱没听清,反问了一句。
    “我……”苏遇寒愣了愣,清醒过来,“我睡着了……就摔了……”
    他扶了扶玉床,那床像是有灵性般,自动增高到他扶着最舒服的高度。
    苏遇寒缓了缓,还顺带着感慨了一下这个科技感十足的床,如果放到现代,估计会很贵。
    他拿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抬腿向池岸上走去,对谢忱讲:“你能帮我把衣服递过来一下吗?我要出来了。”
    谢忱看了看苏遇寒,扭头拿来干净的白布,闷不作声地就要给他擦身体。
    “唉,不用……”苏遇寒有些抗拒,毕竟作为一个朴素的当代男大学生,他受不来别人的服侍。
    谢忱不说话,但态度很坚决。
    苏遇寒心想这大徒弟在犯什么毛病呢,还有这种强买强卖的服务操作?
    他扯起一旁干净的衣服就迅速披上了,心念一动使了个小诀瞬间烘干了身上的水珠。
    说来也怪,就像是这具身体本身有着记忆,他不加思索就能使出灵诀。
    “师尊……”谢忱闷声叫他,眸里的情绪很快就消减了下去,“您这次是对我失望了吗?”
    苏遇寒心想这位一看就很有大佬气质的大徒弟怎么会对一个温软和善的小白莲问出这种唯恐被抛弃的话呢……
    它不合常理啊……
    丝毫没有啥逻辑性可言,果然,不愧是他妹的“巅峰之作”。
    见他不回话,谢忱低着头自顾自上前把苏遇寒系错的衣带解开并重新系好,“师尊平日里事事都由我照料,师尊自己来的话,是做不好的。”
    苏遇寒心想自己也是真的不会穿这繁琐的衣服,索性也就点了点头,由着他来了。
    或许在对待陆离这事上谢忱有失妥当,但他对自己的师尊是真的很恭敬细心的。
    或许他以后可以找机会开导开导这位“大佬”徒弟。
    帮着苏遇寒穿好里衣外袍后,谢忱恭敬且沉默地退后一步讲:“明日的灵药弟子会亲自过手,暖玉石床弟子也会再施诀加宽加大些。”
    “那……有劳了。”
    苏遇寒正想跟他客气一番,突然听到门外隔得很远都能听清的爽朗笑声:“遇寒啊,师兄来看你了!”
    谢忱率先迎了出去,不卑不亢叫道:“掌门师公。”
    苏遇寒也随后走出浴室来到正厅,只见一个胡子拉碴的壮实中年人,气宇轩昂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他的大外甥和外甥女儿。
    苏遇寒老老实实地叫了声师兄,然后安安稳稳接受掌门的问候与关怀。
    只是说着说着,掌门的重心就换了,逐渐就扯到陆正则是个难得一见的好苗子。
    “遇寒,我也知道你座下只有一个谢忱、一个正则……”
    “不,师兄,刚刚收了个小男孩,叫陆离。”
    “好吧,我知道你常年专心救济,也没多少空闲和心思教导子弟的,能收一个都是有着莫大缘分的,你心里肯定也是珍重得很……但是吧,正则这孩子是真的不错,不应该只蹲在药炉子面前把脉针灸。”
    “师兄,您有什么话直说就好了。”
    苏遇寒现在只想着快点按剧情走完,早点回家。看着长得挺豪爽的掌门说起事来却磨磨蹭蹭的样子,他都替他着急。
    “我想啊……”掌门摸了摸陆正则的发顶,“让他再拜我为师,我教他剑术符咒。”
    苏遇寒心想着带走吧带走吧,反正他这个原师尊就是个打酱油的。
    但他嘴上却说着“的确如此,但是正则,师尊也想听听你的想法,如果你也愿意的话,师尊不会拦你”,还作出了一副“乖徒儿师尊也是舍不得你的,但师尊不能耽误你的光明前途”的大义凛然加留恋不舍。
    毕竟小说里说了,陆正则的原师尊很是看重他,迫于自己真的没什么能力的现实才让了徒弟。
    陆正则一副难为情的小模样。
    他很喜欢师尊,但他不想师姐遇到危险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了。
    “罢了,”苏遇寒向掌门微微颔了颔首,“左右都是我派的弟子,由师兄教导他,他会有更大的本事。往后辛苦师兄了。”
    “师尊……”陆正则几步上前抱住苏遇寒的腰,眼圈有些发红。
    “唉,你看,我又没说让你不认遇寒这个师尊了……”掌门笑了笑,“你啊,就是再多拜一个师尊嘛!”
    “啊?”苏遇寒有些蒙了,心想您老人家还能这么人性?
    之前逼着原主要不救自己徒弟,要不送自己一个徒弟的,强横得不行不行的,好伐?
    “嗨呦,别弄得我跟个恶人似的,我就是看他天赋不错,想带在身边教教嘛!”
    “师兄的意思是……”
    “既然正则舍不得你,那就让他继续住在这嘛!每天去我那学点东西不就好了?”掌门说着,推了一把楚微漪,“我听微漪说了,你是她舅舅。你看她恢复的还是不好,不然就让她在你这也住下,两个孩子可以一块去我那里修习啊。”
    两个孩子双眼放亮地看着他,看样子都是很期待的。
    苏遇寒心想,哥啊,你这是体谅我呢,还是给我找活呢。
    他只想顺着剧情走了,掌门怎么还给他加戏呢。
    掌门这说法不就是让他白给他带孩子吗?
    即使陆正则留在这儿,凭着掌门的专制劲,他师尊的身份也是名存实亡,只是现在说着好听。
    白莲花就是不好,啥事都麻烦白莲花。
    陆离、陆正则、楚微漪,这都仨了。
    苏遇寒脑海中突然想起了现世中那句广为流传的广告语:
    “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了!”
    ……
    太损了,抢了人家徒弟,还让人家反过来照顾他的俩徒弟!
    你当我这是免费的寄宿酒店呢!
    苏遇寒记得他问过他妹“白莲花”是啥样的,他妹说,白莲花就是那种别人踹了他一脚,他还关心人家的脚丫子痛不痛的憨货。
    苏遇寒就不一样了,他是被人踹了一脚,如果对方不厉害,他就踹回去;如果对方厉害,他就关心对方脚丫子疼不疼并且还能顺势给大哥递颗烟的怂货。
    但眼前这局面……
    苏遇寒心想,他应该是打不过掌门的,还是算了吧。
    他倒是还挺会照顾孩子的呢……
    不就是外甥女儿除了有吸男体质还有招邪体质嘛,来!让他也长长见识,顺便替他妹好好见证孩子的成长!
    于是当天晚上楚微漪就欢天喜地地住下了,几个人还一起和颜悦色地坐在一起吃了顿谢忱做的药膳。
    小剧场:
    一日清晨,长身玉立的青衣美人站在妆镜台前捏了个咒,接着镜面像水波一样荡漾了起来。
    苏遇寒问道:“魔镜啊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的人儿?”
    镜面平静下去,陆离那张乖巧俊朗的稚嫩小脸浮现出来。
    “什么?(ノ`⊿)ノ灰姑娘!”
    镜面波动后又平静下去,接着是陆正则那张正气凛然的稚嫩小脸。
    “什么?(メ`[])/白雪公主!”
    镜面再次波动,平静过后是楚微漪那张清雅娇俏的稚嫩小脸。
    “什么?(╯'-')╯海的女儿!”
    苏遇寒恨得牙痒痒,他扭头对身边孤高冷傲的屠夫(奶爸)谢忱吩咐道:“去,把他们三个给我捉来下酒!”
    屠夫沉默地点点头,把三只还在赖床的小鬼收拾好了拖到白玉圆桌前来……吃早餐。
    苏遇寒睥睨着乖乖吃饭的三个娃子,心想:本宫不死,尔等只能早起,哼。

相关阅读

焦点图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20 上海任云跃网络数码有限公司,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代客理财及投资指导,凡是以九游论坛登录金融网名义做股票推荐的行为均属违法!
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九游论坛登录金融网无关!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166号
苏ICP备14018528号-1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

九游论坛登录金融网版权所有